在福清听莫言讲故事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至诚学院教务网_辽宁大学综合教务管理_华东理工大学教务处信息网
阅读模式

大学生顾不上吃晚饭,等待莫言的出现

大学生顾不上吃晚饭,等待莫言的出现

在“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讲座上,莫言侃侃而谈

本报记者陈钦祥范晔翰/文吕诚/图

莫言、苏童、格非,当年先锋文学三驾马车昨日齐聚福清:出席以“如何讲述中国故事”为主题的作家讲座。去石竹山景区采风,与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的学生互动。短短一日,3位作家堪比明星,在福清引发了一阵旋风。就像是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致辞时讲三个故事一样,莫言在福清的讲座还是讲故事,故事主角却是一些老外。

1200多名“粉丝”目睹大师座无虚席

昨日上午9点,莫言、苏童、格非三人在福清市文化艺术中心开办“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讲座。离讲座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福清市文化艺术中心一楼就座无虚席,现场涌入了1200多名观众。甚至有一些学生从泉州特意赶来。“头一次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文学界这三位重量级人物,绝不能轻易错过。”许多市民都难掩激动的心情。“看到这么多人,我很紧张。”莫言说得面无表情。台下,却笑开了。讲座就在这样轻松的氛围中开始了。11点演讲结束,莫言、苏童、格非还被粉丝团团围住,索要亲笔签名。食堂堵大师大学生问莫言是否玩微博当天下午3点,莫言一行来到福清石竹山景区采风,之后莫言来到福建师大福清分校与广大师生和福清文学爱好者、读者见面。“莫言在学校则徐园餐厅吃饭!快!快!”昨日傍晚6时许,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的校园里,数百名学生将这个不大的餐厅围得水泄不通,学生们个个高举着手机,等待着莫言的出现。此时,一旦有人从餐厅的包厢内走出来,现场就顿时引发一阵“骚动”。18点55分,莫言一行从包厢里走出,顿时引爆了现场的气氛,大学生们疯狂地将莫言团团包围。在工作人员的疏导下,莫言好不容易才冲出重围,在科学楼与大学生们见面交流。“你平时玩微博吗?”“刚开始玩的时间比较多,现在时间有限,玩得少了。”莫言说,以后时间允许的话,还会继续多玩微博。更多文化名人还会来福清今天上午9点,莫言还将出席在创元大酒店举行的“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福清写作基地揭牌”及“福清元素文学创作沙龙”活动。福清市委宣传部部长、教工委书记叶友琛透露,“经济实力增强,自然增长了群众的文化需求。”第一次来到福清的莫言,也觉得,福清不仅有高楼大厦硬件实力强,文化味也很浓。叶友琛透露:“北师大国际写作中心福清写作基地成立后,还会有更多的文化名人来到福清。”

AK47步枪 吴运铎 同性恋科学家 司马迁

如雷的掌声献给了坐在福清市文化艺术中心舞台中央的莫言。如同领取诺贝尔奖时的发言讲了三个故事一样,这一次莫言又讲起了故事。莫言的讲座主题是“如何讲述中国故事”,但在莫言看来写小说不只是有故事。小说中的故事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小说更关键的是要用故事表现人性。

莫言说,小说家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亲身的经历和自己参与的活动,甚至可能来自于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但是很可能写几本书就用完了。而作为一个小说家,持续的写作需要不断补充发现新的资源。比如读书看报,比如胡思乱想。

A、莫言的第一个故事

图灵与司马迁

在福清期间,莫言看了一份《环球时报》。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犯罪的科学家图灵正式被英国女王赦免。

图灵,二战时出色的密码破译专家。因为他出色的能力,破译了德军的密码,某种意义上凭借一己之力,提前结束了二战。可就是这样的天才,却是一位同性恋者。

那个年代同性恋还是属于大逆不道的犯罪行为。图灵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坐牢要么选择化学阉割(被注射雌性激素)。图灵为了能够得到继续从事研究的自由,选择了后者。长期抑郁之下,图灵在1954年6月7日决定离开这个世界,服毒自杀了。

莫言说,看到了这个故事他立刻想起了司马迁选择宫刑而写史记的故事。跨越时空跨越千年,普遍的人性再次引起了共通。

莫言说:“外国元素也是中国故事的出发点。”

B、莫言的第二个故事

AK47与吴运铎

曾经在中国文学界,有一种说法非常流行,“中国故事,国际表述。”莫言认为,“国际故事,中国表述”,结论同样成立。

同样是《环球时报》上,AK之父卡拉什尼科夫之死同样让莫言感触很多。“这支枪雷锋抱过,本·拉登抱过,我也抱过。”

从军期间,莫言在部队里用的56式步枪是基本仿制AK的款式,用了整整4年。“枪重4300克,装满子弹9斤,1分钟发射600发子弹,可以连续射击15000发”,对于参数,莫言如数家珍。当年在值班时,一只野猫让紧张的士兵莫言扣发扳机。

莫言说,与美国M16步枪的发明者吸金满满幸福的万年相比,卡拉什尼科夫的晚年并不幸福。甚至有很多人指责他制造了杀死亿万人的武器。卡氏也试图为自己辩解:他说应该指责的不是发明武器的人,而是扣动扳机的人。

莫言说,看到卡拉什尼科夫去世的消息,让他立刻想到了吴运铎。八路军的武器专家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在极度困难的条件下,仿制出了捷克的枪械,威力超过了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

“国际性的故事同样可以为我表述”。莫言回忆起了1987年的时候他曾经想写一部关于武器制造者的小说。但写到一半,停止了。稿子也找不到了。但看到AK之父的新闻时,他的记忆再次被激活。

“世界上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小说家各取所需。”

莫言妙语

福建高考不要提到我的作品

一位高中学生问莫言,最期待自己的哪篇作品入选福建的高考语文试卷。莫言语出惊人:“希望福建语文的高考试卷不要提到我的作品”,“不希望为难孩子”是一个原因。另外莫言说自己的作品暂时还没有一篇入选高中的语文课本(只有一些散文入选了辅读教材),莫言说入选语文教材是一个特别神圣的事情,需要一个个字地推敲,连一个标点都不能有错。

花絮

不爱用电脑写稿

在同行的小说家格非看来,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作家隐含着如何走向世界的焦虑。而这一切在莫言获得诺奖之后,焦虑消失了。中国文学有了民族身份的自觉。莫言在写作的时候始终坚持人性。格非说,以往的文学都在强调阶级性和人性,但莫言的写作始终强调的是人性和故事。这样的坚持就像莫言写作习惯。莫言曾经用电脑进行写作,坚持了5年,但是如今他还是改回了纸笔。写完后将稿纸交给年轻人录入。”一开电脑写作,很容易先去上会网。”吃光饼胆小害怕过石桥莫言一行在福清都是乘坐一辆商务大巴车,而整个行程,一向低调的莫言都很少开口讲话,与他人交流也甚少,一位内部人士说:“感觉很内向”。昨日下午,莫言一行到福清石竹山景区采风,在山顶过一处天桥(类似独木桥)时,当时现场所有的人员都一次性就走过去了,轮到他过桥的时候,他竟战战兢兢站在起点处不敢走,“最后在我们的极力附和下,莫言老师还是大胆地走了过去,赢得一片掌声。”至于饮食,莫言一行也是一切从简。昨日傍晚,从石竹山景区采风归来的莫言一行径直去了福建师大福清分校食堂就餐,这在许多人眼里,多少显得有些“寒酸”。福建师大福清分校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当晚莫言的就餐主要就是一些地地道道的福清特色菜,比如福清光饼、江阴焖豆腐等等。莫言作品卖了近千本

三位大师的到来,也带动作品的热销。昨日上午,在福清文化艺术中心一楼大厅,新华书店的摊位前,许多市民正在抢购莫言、苏童、格非的书籍。“仅一个上午,我们就卖出了1258本书籍,莫言的书籍占七成,销售非常火爆。”昨日,福清新华书店负责人毛立平告诉记者,前五六天,他们就提前着手准备这场活动,并从新华发行集团紧急调拨了2000多本关于他们三位大师的书籍,满足福清文学爱好者的需求。

同行说莫

苏童

AK47的国际化故事

围着围巾的苏童散发着一股“文艺范”。莫言说小说家对于世界上的故事总是各取所需。自己比较关注AK47的故事,写出《妻妾成群》的苏童也许对美女更敏感。苏童也以笑话阐述了“如何讲述中国故事”的讲座主题-“AK47发明者卡拉什尼科夫的生平是一个典型的前苏联的故事;他(卡拉什尼科夫)与AK步枪的现在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故事;发明者无罪,扣动扳机的人有罪是一个现代故事;发明者无罪,扣动扳机的人无罪,命令他们扣动扳机的人有罪,这是一个国际化的故事。”

格非

莫言的成功在于离开故乡

莫言的成功在于莫言从小在乡下长大,家长里短和神话故事听了很多。但是在莫言的家乡,有很多人比莫言还会讲述故事,但是他们没有成为莫言是因为莫言走出了乡村,来到了北京见到了别的村庄的故事。

有一天在北京的莫言重新回忆故乡的时候,记忆发挥了作用。“你拥有的与别人发生联系。你拥有宽阔的胸怀接纳你排斥的厌恶的别人经验。”格非说在和不少70后作家交流中发现他们都很焦虑。因为莫言等作家在他们这个四十岁的年龄段,早已经名扬天下。“写作必须取得个人性与公共性的一致,比如说莫言,他从不写特别的个人故事。”

自述

莫言感谢福建伯乐

据《福建日报》官方微博透露,在福建师大福清分校演讲期间,莫言透露的第一篇小说《春夜雨霏霏》发表在河北保定的《莲池》上,当时编发这篇小说的编辑毛兆晃就是福建人。莫言的第二位老师是的福建师大的孙绍振教授,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期间,孙教授就给他上了六七次课。 新闻举报 分享至

猜你喜欢